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确保于法有据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

时间:2018-04-09 17: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本报记者琳 王玮报道 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在新制定的《土壤污染防治法》中建立生态损害赔偿制度,以解决这项重大推进目前无法可依的“燃眉之急”。

  依据2017年底中办、国办印发的《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生态损害赔偿制度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国试行。吕忠梅说,这意味着我国将形成生态的“国益诉讼”“公益诉讼”“私益诉讼”并行,行政磋商与司法裁判相互衔接的多层次、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方案》作为政策性文件,虽然对“生态损害”“生态损害赔偿责任”等概念有所涉及,但没有也不能从法律角度予以界定,使得这项重大目前缺乏法律依据。

  根据《方案》的相关,吕忠梅认为,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是一种新型法律责任制度。从行为构成上看,对生态的侵害行为与传统民法上的侵权在侵害主体、侵害利益、侵害后果上都有明显不同;从责任性质上看,生态损害赔偿责任是一种防御责任,而非民法上的填补责任;从救济途径上看,生态损害赔偿诉讼不同于由法律授权人民检察院、环保团体提起的公益诉讼,是代表国家以所有权人身份提起的国家利益诉讼。

  目前,我国还没有任何法律对于这种新型法律责任做出,这意味着现行法律制度无法适用于处理生态损害赔偿纠纷,迫切需要建立专门的侵害责任制度。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完善以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法体系的工作任务,为建立生态损害赔偿制度的法律依据提供了良好契机。但建立完善的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是一个系统工程,吕忠梅从以下几方面考虑:

  首先,《民法总则》的“绿色原则”,为建立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提供了良好基础。应结合《生态文明体制方案》提出“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的要求,在民物权编中,物权行使的具体要求和普遍,完善国家自然资源所有权制度,对相邻关系和地役权制度予以绿色,创设“资源利用权”,明确生态及其重要要素的“公共财产”地位、增设“公物”制度等。

  其次,我国现行法律并未对生态损害作出界定,《保》笼统了“损害”并将其引至《侵权责任法》,法律适用实践中发现问题很多。为解决法律适用问题,《水污染防治法》在修改时采取了不完全引至《侵权责任法》的做法,但依然未能明确生态损害的概念。

  为此,应启动专门责任立法工作,明确侵害的各种法律后果,建立系统的专门法律责任制度,为生态损害提供完整的法律依据。

  建立完善的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涉及多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需要假以时日。针对目前已经全面推开,急需提供法律支撑的情况,吕忠梅认为可以考虑在已经列入2018年立法计划的《土壤污染防治法》中,生态损害赔偿责任,首先建立生态损害赔偿制度,“于法有据”。

  一是《方案》的适用于生态损害赔偿的各种情形,绝大多数与土地利用行为有关,在《土壤污染防治法》中生态损害赔偿制度,常必要且可行的。

  二是在《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法律责任一章,专门生态损害赔偿责任并明确适用原则,作为一条。为出台相关司释提供法律依据,由司法机一步明确诉讼程序以及法律适用的特殊规则,以确保生态文明体制有效、有序推进。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