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热点 喊麦、社会摇、二人转之前东北靠相声评书火遍全国

时间:2018-03-29 19: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有了网络之后,东北人的身上被贴了无数的标签,他们带着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社会摇、大哥、你瞅啥、二人转、土、俗、二人转、乡村爱情......仿佛东北人永远穿着花花绿绿的大棉袄,人人都会唱小拜年,甚至有人把东北重工业烧烤,轻工业喊麦当做了现实。

  现在一提到相声,有人想到郭德纲,有人想到岳云鹏,年轻一点的爱听苗阜,上年纪的喜欢马三立。但是现在谁还记得,80年代,东北也曾是和京津并立的三大金窝子,最辉煌时光沈阳一个市下就有27支队伍全国走穴表演,而现如今全国能开得了巡演的又有几个呢?东北相声以杨振华、以及他的搭档金炳昶老先生为代表,早在赵本山带火二人转之前,他们的东北相声就已经征服了全国。东北相声直来直去,好针砭时弊,杨金二老的《假大空》、《大》、《下象棋》、《硕二爷》都属于此类作品。这些作品即使放在现在,仍能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当时连相声界的大本营和天津的班子也常常跑到沈阳来听曲艺团的演出,用现在的话应该叫充电,因为相声虽然在这两个地方发展的历史更久,世家更多。但东北的相声别具生命力,也许是因为东北人的豪放性格,也许是因为东的移民特性,也许是因为没有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东北的相声较之京津的相声更有创造力、更新潮、更活泼。

  都说东北的喜剧演员多,殊不知他们当时都是相声演员出身,叫得出名字的就有常佩业、于琦、巩汉林、句号、王平等。连刚得了影帝的范伟,原先也是相声演员,甚至还得过全国相声比赛的大,后来因为相声没落才开始演的小品。

  但可惜的是,在小品、二人转等表演兴起之后,东北相声已经渐渐失去了它的沃土。如今再说起相声,已经没人会联想到东北了。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相声演员也出走各地,有的做了主持人、有的演起了小品、有的当起了演员,可能连他们自己也逐渐忘记了曾经相声演员的身份吧。

  记得小时候,特别爱早起,不为别的,就为早上准备的20分钟里能在里听一段单田芳的评书《白眉大侠》。现在的年轻人耳朵里插着,里放的是薛之谦、是周杰伦、是各种网络小说,而十年前,最吸引听众耳朵的就是评书。小小的收音机,一个说书人,靠一张嘴皮子、一把折扇、一块惊堂木就能把刀光剑影、儿女情长、千军万马、兴衰说得栩栩如生,让小小年纪的我目瞪口呆。

  当代评书名家里,东北籍的占了一大半,“南袁北田,西远中兰”被称为评书四大家,“南袁”就是营口的袁阔成,“北田”是的田连元,“西远”是的陈青远,“中兰”是刘兰芳。其他的还有连丽如、陈丽君、张少佐等,也都是评书行当里的前辈。最繁荣时,光沈阳城里就有近百家的书场茶馆,百余位说书人。时过境迁,恐怕现在沈阳还有评书表演的地方都凑不出两只手的数量了。人们现在有了手机、有了网络、有了电视,听书的自然就少了。

  与东北评书和东北相声的“”相比,东北大鼓的现状可能要更惨烈一些,因为即使在东北曲艺最繁荣的8、90年代,东北大鼓也没能赶上这班顺风车,如今我们也只能在二人转或是相声的间隙里,偶尔欣赏到演员唱上一段东北大鼓了。再或者你到旧货市场逛逛,也许能碰到躺在小摊上的二胡和三弦,但你若再看看那个摊主,多半是个一窍不通的年轻人。有的东西,如果只存在于博物馆里,也相当于是绝了吧。

  东北曲艺的繁荣和衰落与东北的民生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冠在东北前面的称呼逐渐从新中国长子变成了老工业,口号从号召人人学,变成了振兴东北。以前的东北,农民富足,工业发达,有钱有闲,各项娱乐活动当然也不能落下。国企的大会堂是各地曲艺团表演的重要场所。而东北衰落之后,掏钱看表演的人少了,表演的人自然也就少了。现在的东北仍然在为全国输送着喜剧人才,但这些年轻人里愿意回东北发展的却越来越少了。

  如今无论经济重心还是文化重心都在逐渐南移。整个北方的曲艺市场都经历了消退的过程,风靡一时的赵本山已经不在登台了,人们觉得小品越来越不好笑了。而相声则靠着郭德纲等人的努力,重新又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但评书和东北大鼓,现在几乎已经再难出现在的视野中了。但我们也很欣慰地了解到,仍有一部分艺人仍在演出,他们的收入虽然远不及京津的曲艺艺人,但他们对曲艺的热爱却丝毫不减。在东北有全国唯一一家曲艺相声本科专业,杨振华老先生近期又重新收了10多位。我们相信,终有一天,东北曲艺能够恢复它原有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