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鹰猎》又火了!这部剧可以算王俊凯的代

来源:未知2019-03-09 17:04

  怪志奇谈向来都是百看不厌的话本,早年主打奇闻异事的大多是聊斋系列,人与鬼与妖的虐恋情深,而当今爱情已过时,迎接脑洞大开的冒险年轻人的则是层出不穷的探险题材。

  天下霸唱作为这行的“杠把子”,初出茅庐即一举成名。相比后来闹腾风风火火的同类IP,情节逻辑自洽都难得,天下霸唱倒是稳稳当当踏踏实实的写着各种跨越天南海北的传说——

  东北鹰屯的金脉是导火索,来自北京的小爷张保庆是解开秘密的带领人。故事是配合着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悬念开场的,厕所里的毛靴怪,乍起发疯的地质队教授,被冰袋运过来的东北小姑娘,一切的不合理渲染出诡秘恐怖的气息,预示着背后的许多“不可告人”。

  张保庆的去往东北雪林是因为想救助自己亦父亦师的陆叔,但好奇心是被菜瓜的关于“马殿臣的诅咒”勾引出来的。在东北有一个传说,走入禁地天坑的人都会受到马殿臣的惩罚,菜瓜与陆叔的别样遭遇都是马殿臣诅咒的显灵。

  张保庆与菜瓜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前者奉行科学唯物主义不相信任何封建迷信百无禁忌,后者则生长于村野之中有着对传说与生俱来的畏惧。促使两人走到一起下天坑探险的原因是菜瓜感恩张保庆对她的「教育」,让她勇敢去冲破鹰屯里“女人不得狩猎”的腐旧规矩,但围绕着秘密本身的,从来不是什么传说,正是各怀鬼胎的人。

  想要得到金脉秘密的从不止张保庆一个人。无论是地质队内部的分离崩析人心不齐,抑或是外部虎视眈眈的临近寨子,每个即将接触到利益核心的人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机。

  陆教授不仅偷拿队里资料还私自勘探天坑,队长杨烨想要知道父亲多年前死亡的秘密,副队长邢原野报告上级着急收队,小红果是外部安插进来的内鬼传递消息,白脸儿是把头放在地质队和小红果里应外合的线人,哪怕是拿着烟斗戴着眼罩的四舅爷,也不乏沉默寡言阴狠戾气。

  人人皆有为己所图,反倒是张保庆和菜瓜兄妹俩显得赤诚坦荡,不掩自己的本心。纯粹的少年少女是游离于弄鬼人心之外的密钥,也是能够揭开尘封往事的明镜,无论魑魅魍魉,尽皆无处可逃。

  恶劣的自然环境或许不能测算,也很难克服,但比起时常波动,一念之间峰回路转的人性,则显得不那么艰险了。每个角色的背后都暗藏着自己的谜底,而这些只能在不断的探险中一一揭开。

  鹰屯的传说之所以广为流传,绝不仅是马殿臣的孽,非天灾乃人祸。张保庆和菜瓜误打误撞的走进这个局,想要破局脱身则需要勇气和毅力。其间经历的每一次,都会使他们成长,这也是人物立住的基础。

  「天坑鹰猎」这个名字,确切说应该是分为「天坑」和「鹰猎」两个主题,前者注重的是少年组一路解密的快感和打破困境的涅槃成长,后者则将视角放的更广,着重探讨人对自然的尊重与敬畏。

  剧中菜瓜在首次和张保庆屠狼的时候,就曾讲过屯里流传下的古话,“只有尊重生命,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猎手”,即使是杀狼仍然对它存有怜惜之心。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进山后的一场猎狐,张保庆和菜瓜兄妹在追逐狐狸的过程中把它一度逼进悬崖,但狐狸宁可也不愿被猎人捉住剥皮。倒挂在冰棱上仅一瞬狼群就被血腥味吸引分而食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现实残酷在眼前赤裸裸展现,这是自然循环的法度,也是人力所不能改变的。

  与鹰的相处更是如此。鹰猎是人利用动物谋取利益的一种传统手段,也是将鹰的野性磨去使它成为家养劳动力。《天坑鹰猎》的开头由一只白鹰幻影引入,可以预想的是,这只白鹰未来也会成为张保庆最好的伙伴之一和一场人性贪欲风暴的中心。

  王俊凯和文淇以适龄饰演角色几乎没有任何违和感。张保庆是且皮且痞但地理科学一级棒的仗义阳光少年,菜瓜是拳脚过硬猎术精湛霸道又活泼的乡间娇俏少女。两人的友情是在一点一滴的交往中建立的,突破的关键在张保庆劝说菜瓜要“勇于冲破世俗”,终于让她勇敢为自己“活了一次”。

  在剧情刚开始,菜瓜看起来更占有主导保护地位,男生成文,女生成武,互相斗嘴相映成趣。随着保庆的飞跃式成长,他也逐渐更有担当,为自己的朋友保驾护航。再加一个二愣子电灯泡二鼻子弟弟,当得起各类探险题材中,最青春也最快乐的“铁三角”了。

  特效也好,无论是风暴雪崩的还是动物本身,都让人眼前一亮,有浸入式的电影观感,无论是凶狠的狼还是机灵的狐狸都做的很逼真,吸血鲇鱼和变异蜘蛛简直让人浑身一哆嗦有木有。

  实景拍摄更棒,东北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遮天蔽日的入云山林,光打一线的巨型天坑,周遭的环境看似清晰但始终萦绕着一层若隐若现的云雾面纱,无边无际的平原深处不知蕴藏着多少变幻莫测,不需刻意做留白,便令人遐想万千。

  《天坑鹰猎》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完全看好后期走势。在探险IP有热度但难执行的当下,能有这么一部快节奏和高质感并存的剧,是夏末国产剧最大的惊喜了。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