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移防山西的“第一猛虎军”27军昨天和今天

来源:未知2019-07-12 00:21

  作为军改后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27军去年底从河北移防山西,由原北京军区转隶中部战区陆军,截至目前已7个月。

  作为军改后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27军去年底从河北移防山西,由原北京军区转隶中部战区陆军,截至目前已7个月。

  据《山西日报》报道,“八一”建军节来临前夕,山西省委、省军区党委骆惠宁和山西省长、省委楼阳生分别慰问驻晋部队和官兵。

  其中,骆惠宁来到了第27集团军。在集团军野战指挥所,骆惠宁观摩了指挥机构建设情况,与集团军领导进行座谈。王文全政委介绍了27集团军的发展历程、实战化训练和移防情况,表示部队将积极配合地方做好扶贫开发、救援抢险等工作。

  第27集团军是赫赫有名的“王牌军”,素有“第一猛虎军”之称。“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作为军改后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第27集团军去年底从河北移防山西(后由原北京军区转隶中部战区陆军),截至目前已7个月。

  对于一个集团军而言,部队移防不仅仅是地理位置的变迁。入晋以来,第27集团军离开配套齐全的原有营区,官兵要面对艰苦的生活条件,而且两地分居、家属随军、子女入学等问题接踵而来。《解放军报》曾评述说,对移防搬迁的陆军第27集团军每一名官兵来说,这次改革大考,不亚于一场战争洗礼。

  《解放军报》曾如此描述刚入晋时的新营区生活条件:新营区原来驻守着某旅7个营,如今搬进来一个集团军机关和直属分队,顿时显得十分局促简陋。目之所及,营院窄小、营房低矮、墙壁斑驳,就连刚刚清扫出来的路面,也是坑坑洼洼的。办公桌更为简陋,大部分是由旧木板、钢管和角铁拼装而成,或者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

  刚入晋时,上级机关工作组前来考核干部,布置会场时,从党委会议室找到各业务处室,凑不齐6把颜色、样式相同的椅子。

  由于没有足够的住处,集团军部门以上领导全部住在办公室,一个铁架子铺上一块硬木板,就是一张行军床。军长薛爱国身高一米八五,躺在上面顾头不顾脚,只好在床尾接上两条板凳。

  就是在上述条件下,第27集团军在新驻地起步,喊出了“先战备、再办公、后生活”的口号,官兵加班加点地干,最多时营区里有18个地段、1000多人同时施工,一个多月后,新营区面貌焕然一新。

  按照战备要求,任何驻军单位移防后,均必须立即在新营区勘察地形,制定在遭遇特殊情况下,该驻军单位明确的疏散地域、疏散方式以及疏散路线等。因此,制定新的战备预案体系是第27集团军入晋后的首要任务之一。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只用了近两个月时间,第27集团军就将驻地周边重要信息全部写入战备方案,并根据战区赋予第27集团军的新职能,围绕全新的作战样式,系统论证了部队作战指挥、力量编成、战役战法等相关内容,完善配套行动预案、保障指示和行动计划,形成了应对新方向重大军事行动的战备方案体系。

  据报道,为了选择适合战备要求的疏散地域,集团军领导带领相关人员踏遍驻地周边百余公里的沟壑;为解决部队远程投送问题,他们先后与铁路、民航多个地方部门进行沟通,对装载、运输方案反复推演;为有针对性地制订防灾、防化、反恐等各类应急方案,他们联合地方消防、公安局等职能部门对驻地周边重要目标、社民情进行多次勘察。

  新战备方案体系形成后,为确保每项预案经得起检验,该集团军采取不打招呼的办法,按照不同路线次综合演练。

  今年以来,集团军所属某炮兵团共砍掉12个表演性训练课目,婉言拒绝了驻地多家共建单位提出观看训练表演的请求。团党委表示:“部队是用来打仗的!图热闹搞表演,必然影响官兵的正常训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第27集团军入晋5月后,《解放军报》先后发表多篇报道,透露了第27集团军的练兵场景。

  第27集团军展现出“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的场景:“从太行山麓到雁门关外,27军所属部队处处呈现实干兴军的火热场景:某装甲旅对装甲车夜间综合射击、泛水训练等23个高风险课目展开普训;某炮兵团刚刚从繁华市区搬迁到废弃的营区,征尘未洗便逐一修订战备方案,常态组织应急分队演练。”

  记者还来到了第27集团军的某炮兵团营区,只发现了几名岗哨和整修车辆的战士。“营区里的官兵怎么这么少?”得到的答案是“大部分都到野外驻训去了。”

  这次野外驻训展开前,该炮兵团里一些官兵持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前期生活条件这么艰苦,好不容易安顿好了,该适当放松休息;有的认为,修整新营区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驻训可以暂时往后推一下。

  对此,该团展开了“移防搬迁为什么、改革强军靠什么”群众性大讨论,引导官兵将工作重心向军事训练上倾斜,“生活条件可以慢慢改善,练兵备战一刻不能松懈”,“搬迁是为了改革强军,不能守着新家不驻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次山西新任省委骆惠宁慰问第27集团军之前,第27集团军与新驻地山西已经有了多次接触。

  从河北移防到山西,如此大动作留给第27集团军的时间很紧张,只有一个多月。当时,确认部队入驻消息后,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冷杰松和政委郭志刚立即向省委省政府领导作了专题汇报。省领导态度鲜明:“全力搞好协调保障。”当天,成立了由省军区机关作训、军动、信息化、秘群等相关处室及地方政府共同组成的协调保障领导小组,对接搬迁部队,了解需求清单。

  入晋之初,大部分家属及子女尚未随迁,但山西省军区已提前介入,协调部队附近教学质量较高的学校,预留学位,以备军娃随迁入学所需,此后,协调驻地民政、教育等部门,为31名干部办理了家属随军,为12名干部解决了子女转学等难题。

  《解放军报》报道中还提到,某团从大城市搬到小城镇后,团保卫股股长安璐顿感“压力山大”,新驻地周边环境复杂。对此,这个团采取了严格请销假制度、加大巡查力度等方式,还派出便衣纠察队到街道暗访,纠治违反纪律规定的行为。前不久,安璐和战友们配合地方相关部门,对多名身穿假军装、破坏军人形象的地方青年,依法进行了严肃处理。

  7月20日以来,河北省石家庄、邯郸、邢台等地持续暴雨,第27集团军所属部队同时向4个方向紧急出动千余名官兵,冲到抗洪抢险第一线。

  在今年的抗洪抢险中,邢台市备受关注。始于7月19日的连续强降雨,造成34人死亡,13人失踪。

  中网的报道显示,危急时刻,第27集团军某机步旅紧急出动931人,兵分两路前往邢台市郊区和南河县,奋战33小时,封堵堤坝附近千余个涵洞口和河道口。在一段80米长、15米宽的决堤口上,大型机械救援装备无法进入作业,100余名官兵形堤,紧急救援转移群众。

  昨天央视新闻联播的头条是《【强军之路】立根固本铸牢改革强的“魂”》今年刚刚移驻山西的第27集团军当了一把“典型”:

  投身改革就是打一场大仗,听不听招呼,能不能打赢,都是对军魂的拷问。去年年底,陆军第27集团军从河北移防山西,成为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部署调整的军级单位。

  第27集团军军长 薛爱国:改革,势必涉及利益得失,更何况官兵离开的是一座驻守近半个世纪、70%以上干部士官安家生活的城市。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面临多大的挑战,我们必须坚决听党指挥闻令而动。

  部队移防涉及数千名官兵、千余台装备,横跨2省3市,困难多如万重山。两地分居15年的工化装备处长孙海东,妻子去年底刚在部队驻地找到了工作,他却又要离开。搬还是不搬,走与不走,考验的是军心与担当。

  熟悉军史的朋友大概知道,这支我军的著名部队前身主体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是由胶东军区的地方武装组建而成,看起来和山西关系不大。当然,目前这支部队中,还包括曾驻山西的63军的一部、69军的一部,不过这不是小编要告诉你的重点。

  抗战期间,包括抗大总校在内的抗日军政大学多个分校都在山西生活战斗过,特别是最早开赴抗日前线办学的抗大一分校正是从山西奔赴山东,为包括胶东根据地在内的敌后抗日武装培养了一大批军政骨干。胶东军区最早的之一许世友就是抗大毕业后到山西然后转战山东的,27军第一任军长聂凤智是抗大总校移师山西后带领抗大南下支队一部到山东的,而第一任政委刘浩天在抗大一分校驻扎在晋东南的时候就是教员、组织科长,一分校转战到山东后担任部副主任等职务……当年抗大分校组建的教导团为山东培养了一大批军事骨干,他们不少人后来都成为开国将军!所以,27集团军也有山西印记!

  “八一”建军节来临前夕,省委、省军区党委骆惠宁,省委、省长、省国防动员委员会主任,省委、省双拥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楼阳生分别深入基层部队,代表省委、省政府和全省人民,向驻晋部队和部队官兵、民兵预备役人员致以节日的祝贺。其中就有27集团军。

  第27集团军是赫赫有名的“王牌军”,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时期都战功卓著、表现突出。骆惠宁来到警卫调整连驻地,察看战士宿舍和战备库室,了解战士训练、学习和生活情况。在集团军野战指挥所,骆惠宁观摩了指挥机构建设情况,与集团军领导进行座谈。王文全政委介绍了27集团军的发展历程、实战化训练和移防情况,对山西省委、省政府给予部队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部队将积极配合地方做好扶贫开发、救援抢险等工作。骆惠宁指出,按照习主席的要求,推进陆军转型建设,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既是军队的任务,也是地方的任务。省委、省政府将全力支持部队改革与建设,促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为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共同奋斗。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